当前位置:孔夫子拍卖网 > 珍本拍卖区 > 碑帖印谱 > 碑帖金石 > 手拓 > 拍品详情

有底精写刻珍品】清乾隆精写刻【金石图】原装原函原签4巨厚册,本书为印刷史上首创摹图之法,超大开本33厘米,白纸精雕。通篇手书上板,字体俊逸秀丽,刻印精工。小楷说明尺寸、流传、历史,可谓尽善尽美,收自周秦石鼓文,历朝各代名碑《曹全碑》《张迁碑》等近百种,碑版缩图均由褚峻手摹,原石拓片210面,书品完整罕见   拍品编号:43787868 

当前价格: 22150元 (流拍)

领 先 者: 卖家保留价

起 拍 价:22120元最小加价幅度: 30

有保留价

出价记录

剩余时间: 已经结束

开始时间:2020-02-24 21:50:00

结束时间:2020-02-27 21:59:50

浏览次数:359出价次数:2

线上收款方式:中介保护即时到账

线下收款方式: 工商银行(6222021707013034615)

更多>>

书店区在售的相关商品

拍品详情出价记录我要出价拍卖留言配送说明
微信参拍

出版人:不详

纸张:白纸

刻印方式:其他

装帧:线装

尺寸:33x24x5 cm (长 x 宽 x 高)

册数:4册

品相:八品

品相描述:无

详细描述:精写刻珍品】清乾隆精写刻【金石图】原装原函原签4巨厚册,本书为印刷史上首创摹图之法,超大开本33厘米,白纸精雕。通篇手书上板,字体俊逸秀丽,刻印精工。小楷说明尺寸、流传、历史,可谓尽善尽美,收自周秦石鼓文,历朝各代名碑《曹全碑》《张迁碑》等近百种,碑版缩图均由褚峻手摹,原石拓片210面,书品完整罕见


历经三百年全书完整无缺,版本极为超大, 33厘米X23厘米,书品好。为历年保存最好的一套金石图。纸张洁白,初刻初拓。精写刻珍品,拓片珍品合二为一。本书为印刷史上首创摹图之法,有巨大的收藏研究价值。



摹图之法的首创者是山东兖州人牛运震(1706-1758年)和山西郃阳拓片商人褚峻,在他们合作编撰的《金石图》一书中,摹图之法首次用于刊印金石著作。褚峻称:“编辑金石文字为书者,唐以前无闻尔,宋以来自欧阳文忠公始,嗣是赵、洪、杨、王诸公,以洎赵子崡、顾宁人诸先辈皆有成书。……憾余生晚,傭摭垂三十年,凡得碑碣千余种矣。年五十始遇山东真谷牛子(牛运震),教余裒其所得,断周迄汉,绘其碑碣面背圭趺位置,复摹其波画形似,并其剥蚀残缺不全之处,辑诸一册,而名之曰《金石图》;牛子又按图而为之说,以依徊乎作者之意。”①该书先是由褚峻按牛运震的要求,将其搜罗到的由《石鼓文》至汉的碑拓共四十七种缩小摹刻拓制成微形拓片,再由牛运震分别撰写著录解说,编撰成书,初名《金石经眼录》;后来,又摹刻增入魏晋至唐碑刻六十种,并改名为《金石图》。这种图文并存的编撰形式打破了前人的金石学著述仅有文字考证说明,无法与碑刻对照分析研究的困局,大大方便了学习和研究者使用,从而也开启了后人在金石学著述上力求图文并茂的局面,广为专家学者所效法。如黄易的《小蓬莱阁金石文字》就沿袭他们的做法。这种体例上的变化,在今天信息技术发达的背景下看来也许是微不足道的,但在印刷传播仅仅依赖于图书刻印的几百年年前,这无疑是一项伟大的创举,是对文化传播的巨大贡献。

牛运震(1706-1758年),字阶平,号真谷,人称空山先生。其远祖牛黉原籍济宁,因娶明鲁王府定陶县主(郡主)为妻,而成仪宾(郡马),迁居鲁王为其建在兖州钟楼街的仪宾府,此后牛氏数代为宦。入清后,牛运震祖父牛洪范为贡生,考职州同;其父牛梦瑞为拔贡,任日照教谕;叔父牛梦英,曾任河南息县令。牛运震幼承家学,天资禀异,“孩提不喜弄语,言骞滞,以为不慧也。稍长教以句读,即能上口,辄不忘。”⑤其少而有大志,其十岁“能属文,性爱经史古文,不屑于时艺,尝置纸牌书先师昌黎韩子私祀之。”⑥曾赋《东方有一士》诗,诗曰:“恭闻大圣人,咫尺三十里,幽灵在城北,松柏苍如鬼,我欲起九原,徐商天下事。”后辑为其诗集《焚余诗草》第一篇,只是末句改为“万义叩前始”。时曲阜名儒颜童如读后大惊曰:“乃欲与圣人说话,真不愧东方一士。

最新20条出价记录

显示所有出价记录
买家 所出价格 出价时间 状态
卖家保留价 22150 (元) 2020-02-27 21:54:50 领先(保留价)
天华斋 22120 (元) 2020-02-24 22:36:30 出局

我要出价

敬告: 您的出价表明已认同本站的 《拍卖相关规则》, 根据本网所售商品的特殊性及古旧书行业的具体情况,网站不支持7天内无理由退货。

最新20条留言

显示所有留言
暂无留言记录。
您不是注册用户或您还没有登录,不能进行拍卖留言!     [登录]    [注册]

您最近浏览的拍品记录

浙江11选5 500万彩票网ww.cp2199.com 传奇私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